房协网首页 > 行业动态

三季度信托扫描:房地产信托余额再降,短期兑付压力犹在

浏览次数:45

2019年下半年,信托业依然处于落实资管新规整改要求的过渡期,严监管、强合规、重治理是行业关键词,信托业管理资产规模继续平稳回落,风险暴露有所上升。

11月26日,《2019年三季度末信托公司主要业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余额为22万亿元,较二季度末下降5376.90亿元,环比下降2.39%。与今年年初的22.7万亿相比,减少了0.7万亿元。

另外,在严监管、强监管的政策措施下,信托资产风险率持续推高。三季度末风险率增至2.10%,较一季度末又提升了0.84个百分点,首次突破2%,风控处置能力亟待加强。

“除资金信托之外,信托公司可创新探索开展服务信托,将金融服务与财富管理服务相结合,在家族信托、家庭信托、员工利益信托、资产证券化信托、账户管理信托等方面积极开拓,运用金融科技结合具体场景。另外,信托公司可以将慈善信托推广和应用于更广泛的慈善目的,在教育、医疗、养老、残障特殊需要与关爱等民生方面继续发挥慈善信托的制度和模式优势。”中国信托业协会特约研究员袁田称。

房地产信托:新增规模环比负增长

从信托资金的投向来看,投向房地产领域的压降效果最为显著。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投向房地产的信托资金余额为2.78万亿元,较2季度减少1480.67亿元,环比下降5.05%,这是自2015年4季度以来,首次出现新增规模的环比增速负增长。

自2019年7月以来,监管部门加强了对房地产信托的监管,通过窗口指导等多种形式,控制房地产信托余额和增速,提升了房地产信托的合规要求。

“房地产信托的严监管也预示着传统信托业务的增长空间越来越多的受到制约,传统业务的粗放高增长模式越来越难以持续,信托公司如果想获得长久可持续发展,必然面临转型压力。信托公司需要顺应我国经济社会转型发展新趋势,顺应监管新要求,明确新的有效业务组合和市场方向,塑造与之相匹配的专业能力,获取新的增长驱动力,提高市场竞争力,占据资管新时代的一席之地。”信托资深研究员袁吉伟称。

而对基础产业业务,信托公司是又爱又恨,政信机遇与挑战并存。截至2019年3季度末,投向基础产业的信托资金余额为2.86万亿元,在资金信托中占比15.45%,同比增长5.55%。三季度新增规模为1396.02亿元,同比增加60.34%。

“今年以来,我们对基建的新增规模是比往年上升的。一般来说,政信合作相比与其他业务还是安全的,但是地方政府所做的事情太多了,存在专项债额度用尽以及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风险。”一家北京地区信托公司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另外,去通道效果明显。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投向金融机构的信托资金余额进一步降至2.68万亿元,继续保持下行趋势,较二季度末减少1737.56亿元,环比下降6.10%,同比减少14.91%。自2018年一季度起,投向金融机构的信托资金环比增量即进入负值区间。截至三季度末,本年新增投向金融机构信托规模为3234.29亿元,在新增资金信托中占比为9.76%,环比减少5.79%,同比减少19.69%。

短期兑付压力仍须关注

在强监管的政策下,信托资产风险率持续推高,三季度末风险率增至2.10%,较一季度末提升了0.84个百分点。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项目个数与规模均呈上升趋势,风险项目数量1305个,环比增加18.64%;风险项目规模为4611.36亿元,环比增加32.72%。

袁田称,一方面,信托行业应引起高度重视,强化风险防控和合规建设。另一方面,从信托风险项目的资产来源角度,集合类信托与财产权信托风险项目规模占比呈下降趋势,三季度末集合类信托风险占比58.32%,环比下降3.75%;财产权信托风险占比0.32%,环比下降63.41%;单一类信托风险率有所提升,占比41.36%,环比上升7.34%。

值得注意的是信托到期情况。以安信信托为例,11月11日,安信信托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其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276亿元,其中在今年5月20日至9月末的4个多月时间里,就有29个信托项目到期未清算,涉及金额165亿元,占到全部期未清算金额的六成。

从整个行业来看,兑付压力犹在。2019年三季度末,未来一年信托到期项目为14093个,规模合计5.15万亿元,较二季度预计数据减少4110亿元,降幅继续扩大至7.40%,信托项目到期压力有所缓解。但是短期兑付压力仍须重点关注,尤其是四季度最后一个月,信托项目到期兑付的规模比较集中,资金流动性管理尤为重要。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及相关交易对手的信用违约风险逐渐增加,信托行业风险资产随之暴露。在监管的指导下,信托公司要强化自身公司合规建设和公司治理,稳妥处置风险项目,增强抵御和管理风险能力,加强信托从业人员能力培训和素质提升,强化受托责任,培育受托文化,同时加强信托投资者教育,保持行业稳健发展。”袁田称。


(来源: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