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协网首页 > 新闻资讯

广州最大城中村改造提升,如何既安全有序又保持低成本?

浏览次数:110

密密麻麻的“握手楼”之间,高架着错综裸露的电线;各色小广告随意张贴在墙上,路过的外乡人总是行色匆匆。穿梭在大源村,你能看到一切城中村会有的模样。“粗粗去感觉乱乱的,待久了也有它很有机的东西。”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院长邓兴栋说。

这里是广州最大的城中村,也是全国最大的淘宝村。经过十余年开发,大源村的建设量已达1016万平方米,是个名副其实的“巨无霸”。它不仅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广州的商业蜕变,也提示着与时代脱轨的城市发展诉求。

今年7月,大源村的最新规划出炉,《白云区大源村片区提升启动区控制性详细规划》获广州市规委会通过。根据规划,大源村片区将从今年起,利用三年时间逐步开展提升工作,包括8项重点工作、27个实施工程,并于年内启动示范区的旧村提升。

“广州最有活力的地方往往就是村中村、批发市场和村级工业园。这三类空间在改革开放40年里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但到了目前的发展阶段,怎么继续保证它的低成本,确实也是我们这次考虑的重点之一。”在12月7日举办的中国城市规划协会第四届理事会二次会员代表大会上,邓兴栋以大源村为例,和与会者们探讨国土空间规划体系里的机遇和挑战。

大源村的经验

全国闻名的“淘宝村”,是大源村最为人所知的标签。

早年,随着电商兴起,这个白云区东南部的城中村吸引了一大批淘宝店家,不少人在这里捞到了第一桶金。“年头背个蛇皮袋进来,年底就能开个宝马出去。”造富神话被口口相传,吸引着全国各地的创业者来此追梦。

据当地媒体报道,目前大源村汇聚5000多家大小电商企业,年销售额逾300亿元,形成了以服装、化妆品为主,汽配等行业为辅的电商产业链。而作为最早形成城中村的特大城市,广州的大大小小城中村,涌进了约500万外来人口,村域面积相当于一个新加坡。

一方面,随着电商整体转型,大源村“野蛮生长”的低端模式面临迫在眉睫的升级;另一方面,急速城市化令传统村庄治理不堪重负,政府管理压力与日俱增。

“500万人居住在城中村,40年来确实极大地降低了城市的运作成本,也是住房供应很重要的‘减震器’。”邓兴栋认为,城中村的价值,当下需要差异化处理,同时重视城市更新。

根据大源村最新规划,原本的低端淘宝村将升级电商初创小镇。在最重要的空间结构上,片区划定了“一核四片”,以提升地区产业功能布局。围绕广佛环城际TOD(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开发)核心,外围分TOD综合服务核心片、TOD都市产业社区片、大源创新孵化片、大源西电商初创小镇片,多片区协同配合,优化整体产业配置,完善产业链条。

为此,大源村将进行“疏密补稀”:一方面,建设总量减少266万平方米,留出绿廊保证景观上“显山露水”;另一方面,规划4条轨道交通线路和10条干道疏解交通,并配置教育、文化体育、医疗设施共计32处。

“我们提出了具体的谨慎治理、拆留并举,保持低成本空间优势的前提下,也保证它的安全和秩序。”邓兴栋表示。

更新和留白

在本次大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法国建筑科学院院士郑时龄提到,中国的城市空间结构从上一轮总体规划开始,就以多中心、组团式的发展为主,但各个城市的基础样貌不同,为了避免千城一面的状况出现,“除了硬件的更新,更重要的是软件、思想,还有城市管理模式、生活方式的更新。”

比如,市政工程项目接力施工,导致美观的街道被轮流“开膛破肚”。

2018年,深圳“马路拉链”问题引起广泛关注,如“深圳为什么总在挖路施工”。据当地媒体报道,深南大道一年被打开35次,华强北片区一年开挖36次,每年深圳因施工造成的事故损失高达7亿多元。

和深圳一样,对大多数城市而言,早期建设已经老化,未来改造的需求加大。与此同时,城市化的不明确性和未知性,又对规划设计提出了新挑战。

邓兴栋主持过广州市慢行交通系统规划、广州市琶洲-员村地区城市设计(交通专项)、第16届亚运会交通组织等相关课题,按照他的经验,当下城市规划的一个要点,是注重底线刚性和空间的留白。“除了满足底线和国家战略的落实之外,我们也要处理好,体现地方诉求。而地方诉求很重要的一点,是在空间上要做留白。”

在邓兴栋看来,广州拥有2200年建城史,是岭南文化的原乡。“它的文化安全也是这次空间规划非常重要的一个篇幅,包括了控制线、文化遗产等一系列部署,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


(来源:第一财经)